更多信息

胡普·贺尔曼(Huub Hermans):“灰魔力号”以及其后代的魔力和成功

20 Sep 2022

胡普·贺尔曼(Huub Hermans),几乎一直住在出生地。与他可爱的妻子戴安娜(Diana)结婚后,有了女儿萨斯基亚(Saskia),萨斯基亚(Saskia)今年22岁,去年夏天完成了生物学研究生的学业。胡普(Huub )本人仍然在林堡地方政府的ITC行业每周工作3天。妻子戴安娜(Diana)是几家疗养院的护士,同时帮助照顾整个鸽舍的鸽子。

"通过邻居皮埃尔·迪布鲁恩(Pierre de Bruijn),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过赛鸽运动。"胡普(Huub )说,"小时候大约5、6岁,我养了几只花哨的鸽子、小鸡和金丝雀。看到花哨的鸽子们飞来飞去, 我的邻居不太喜欢, 我从他那里得到了我的第一羽真正的赛鸽。1977年,我的邻居去世,我接管了一部分鸽子和鸽子用品,然后开始了我的鸽子生涯。"

赛鸽史

赛鸽第一年,作为一个年轻鸽友,我没有获得很多胜利,但1982/1983年是个转折点,我认识了埃尔斯洛(Elsloo)的大冠军泰·鲍尔斯(Thei Bours)。我们非常亲近,我每周六早上都去埃尔斯洛(Elsloo)拜访他,还完全免费地从埃尔斯洛(Elsloo)拿到几羽种鸽、幼鸽和鸽蛋。泰·鲍尔斯(Thei Bours)在赛鸽生涯中,赢得了 24 次省赛冠军,不止一次获得公棚赛冠军,也是 1994 年在蒙塔吉斯奥林匹克鸽王全国冠军。
我从霍芬/西塔德的雷津肯(Lei Zinken)手中得到2羽鸽子,获得很多成功。这两羽鸽子幼鸽时荣获联盟第一名,之后育种实力也非常出色,它们与泰·鲍尔斯(Thei Bours)的凡龙鸽配合非常好,作育出来的鸽子精彩出众。

90年代的时候,从罗尔蒙德(Roermond)的乔·范杜尔森(Jo van Deurzen)处拿到一些鸽子,他著名的育种配对也来到了我的鸽舍。这对育种配对的2羽子代鸽荣获:荷兰中距离鸽王全国1位和4位(名为"Natascha纳塔莎"和"里卡多Ricardo",后来被卖给了美国的迈克·甘纳斯(Mike Ganus),并成为他的基础种鸽之一),乔·范杜尔森(Jo van Deurzen)使翔。后来又从比利时的迪克·凡戴克(Dirk van Dyck)和皮特·文斯特拉(Pieter Veenstra)处买了一些鸽子。

目前,我的鸽子80%出自凡龙(Van Loon),通过泰·鲍尔斯(Thei Bours)拿到,还有上面提到的鸽系,如:迪克·凡戴克(Dirk van Dyck),德克范戴克,乔·范杜尔森(Jo van Deurzen)的"Natascha纳塔莎"血系以及皮特·文斯特拉(Pieter Veenstra)。

赛鸽

在冬季大约有28对育种配对、约32羽雄赛鸽和约40羽雌赛鸽。赛鸽团队以鳏夫制使翔,所以她们的伴侣鸽重视呆在家里,这就是冬天期间我有更多鸽子的原因(230羽鸽)。

就我个人而言,我作育大约80羽幼鸽和40羽晚生幼鸽为了参加秋季的比赛。另外,我还会作育一些参加2次鸽展,一次是德国的卡塞尔(Kassel)鸽展, 另一次是波兰的索斯诺维奇(Sosnowic)鸽展。我已经参加这两个鸽展超过10年了。最让人高兴的事情是,许多鸽友因使翔我的鸽子而成功,我必须说,我的鸽子过去10年的翔绩参考资料是十分惊人的,在全球获得无数次全国鸽王、国家赛冠军和省赛冠军、奥林匹克鸽王以及公棚赛冠军。

过去10年在自己鸽舍获得的省最佳鸽舍头衔:

2011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2位
2012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2位
2013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4位
2014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3位
2015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1位
2016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2位
2017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3位
2018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7位
2019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2位
2020年林堡区综合最佳鸽舍3位

其它鸽舍的获奖资料

3羽胡普·贺尔曼(Huub Hermans)血系鸽获得2018年波兹南奥林匹克鸽王 
• 2018年匈牙利幼鸽鸽王全国1位和19位 – 弗朗西斯·品特 (Ferenc Pintér)使翔 (匈牙利)   TT 配对和奥林匹克鸽直孙! 
• 奥地利的柳比沃耶·马尔科维奇(Ljubivoje Markovic)使翔的2羽鸽 (超级 006 & 灰魔力号的孙代鸽) 入赏波兹南奥林匹克鸽王 !!! 
• 2011年斯洛伐克F类鸽王全国1位 – 米兰·布拉霍夫斯基(Milan Blahovski) (斯洛伐克): 血系 超级015 & 超级 006 
• 波兰中距离B类鸽王全国1位 – 皮奥特罗夫斯基·马尔戈扎塔 & 玛丽安(Piotrowski Malgorzata & Marian)使翔,灰魔力号(2017年冠军43000鸽友)直孙女
• 伯根国家赛 629 公里 8.200 羽1名  – 伊沃·沃格尔桑(Ivo Vogelsang)使翔(德国) – 2015年 
• 2016年保加利亚新扎戈拉公棚赛决赛520 公里1名 – 瓦西利斯·比斯利纳斯(Vasilis Pislinas)使翔 (希腊): 血系 TT 配对 
• 2018年OLJEM KMPI决赛1名,巴伊姆·陈(Baiim Chan)印度尼西亚: 血系 超级 015,2018年 
• 维多利亚秋季世界挑战赛就是2名 – 彼得·延德里可夫斯基(Peter Jendrichovsky)使翔 (斯洛伐克): 血系 灰魔力号,2018年 
• 奥尔良国家赛幼鸽组4名 – 里昂·范新图姆(Leon van Hintum)使翔 (荷兰): 灰魔力号的孙代鸽,2018年 
• 布德尔国家赛 546 公里 8617羽3名 – 弗兰克&迪特尔·亨德斯坦(Frank und Dieter Hundstein)使翔 (德国) , 2016年 
• NPO 蒙特吕松 2名 – 乔斯·高森(Jos Goessen)使翔,灰魔力号直孙,2018年 
• 查特鲁国家赛 600 公里 27.656羽4名  – J.范登增(J. van Denzen), TT 配对直孙,2018年 • 贝洛尼省赛Afdeling 5区260 公里 16.000羽3名  – 米歇尔·特劳(Michel Terlouw)使翔 ,超级 006直孙 ,2019年 
• NPO 威尔森 566 公里 Afd. 3区1名 (国家赛 8.582 羽5名) 以及 NPO 查特鲁 619 公里 Afd. 3区2名 (国家赛 7.503 羽8名)  –里昂·范新图姆(Leon van Hintum)+ 50 % 胡普·贺尔曼(Huub Hermans) 
• 国家赛 1005 公里 11.300 羽 1名  – 波纳鲁·康斯坦丁和卡琳·拉兹万 (Poenaru Constantin and Calin Razvan) 罗马尼亚: 血系 灰魔力号, 超级 006 & 超级 015 – 100 % 胡普·贺尔曼(Huub Hermans) – 罗马尼亚国家赛1名 ,2019年 !!! 
• 里昂·范新图姆(Leon van Hintum), 获得2020年Afdeling 3区幼鸽鸽王1位。获胜鸽是电视配对和“电视配对直孙女”作出的直子。 
• 克里斯·克雷伯特(Kris Cleirbaut, Putte),比利时,荣获:2020年4场国家赛幼鸽最佳鸽全国12位。其父是我的著名的电视育种配对的一羽直子。

淘汰机制

淘汰鸽子是特别根据翔绩和血统进行的。幼鸽们必须用2晚上笼的结果来证明自己的实力,那些留下里的都常常成为最好的老赛鸽。

由于新冠疫情,去年没有像以前那样按照特别的淘汰机制进行,我们像每隔一年那样进行选择:根据赛绩、血统和身体状况进行选择。在进行选择时,我们也会注意鸽子眼睛。多年来,德国的鸽眼专家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mann)一直来到这里检查鸽子的眼睛,后来这被乔斯·埃弗斯(Jos Evers)接管了这件事。他还定期地检查我的鸽子的眼睛。所有这些在我选择鸽子时都很重要,都是我要考虑的事情。

看护和训飞 

一月初,我的赛鸽们进行配对,我让它们习惯它们的新鸽舍,也就是老鸽鸽舍,它们之前都呆在幼鸽舍。配对后,我让它们每周外出几次,这样他们就可以习惯它们的新鸽舍。一旦他们习惯了,我让他们从三月份开始每天进行训练, 雄鸽和雌鸽都参加训练。在第一场比赛之前, 我试着每天训飞两次, 20 到 40 公里。 雄鸽和雌鸽开始时每天训飞一次(下午/晚上),大约一个小时。从他们两晚上笼的那一刻起,雄鸽们将每天训练两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雌鸽们每天在傍晚训练一次,持续整整一个小时。在首场比赛开始前,幼鸽们被训飞 5 到 10 次,从 5 公里开始最多到35 公里。最后两次,它们会被分组放飞,两羽一组。在比赛之间,幼鸽们也会在半周左右被放飞一次,最好是一个接一个地也就是逐一地被放飞。

至于鸽子饮食方面,我用赫维伊宁(Herwijnen)的帕塔贡(De Patagoon)公司的食物和矿物质。鸽子用药遵从我的朋友、也是兽医彼得·博斯坎普(Peter Boskamp,Beek)的意见。

春天的时候,喂食彼得·博斯坎普(Peter Boskamp)的很多草本饮料,还有博尼 SGR, 博尼桑布卡(Bony Sambucca)或博尼乌斯内诺加(Bony Usneano Plus)。除了这些,还有5天的黄滴治疗,整年水中加酸,特别是对种鸽们和赛鸽们的伴侣鸽。
所有鸽子都在11月初用Soozal-T接种副伤寒疫苗。他们还每年接种副粘液病毒/疱疹疫苗。次赛鸽在赛季开始前接种小痘疱疫苗。

幼鸽们换羽前几天接种疱疹疫苗,兽医在三周后会重复一次。大约8周后,副粘液病毒疫苗的接种随之而来,在比赛前的几周里,还接种小痘疱疫苗。
在赛季期间,我每3至4周会拜访我的兽医彼得·博斯坎普(Peter Boskamp)。在冬季,我不治疗,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我不会去看兽医。在赛季开始前8周我会第一次去看兽医。

今年我不会再参加隔夜长距离比赛了,只参加 100公里 到 800 公里的比赛。对下个赛季的期望是相当乐观的,希望尽管有新冠疫情的问题,我们还是可以很好地进行赛鸽,然后我可以多取得一些好成绩,惊喜不断,也希望损失很少。

贯穿鸽舍血系的几羽顶级鸽:

灰魔力号: 幼鸽时在实力强劲的联盟赛中荣获5次1名,2次2名,其中NPO奥尔良4名,NPO塞尚7名。幼鸽时获得这些成绩之后马上被放到了种鸽舍,之后证明了自己非凡的育种能力,他的多羽子孙代荣获:NPO前10名, 国家赛冠军或奥林匹克鸽王,现在是世界闻名的种鸽。

电视育种配对: 一个超级育种配对, 很可能是荷兰最近10年里的最佳育种配对的前5名。雄鸽来自坤·范罗伊(Koen van Roij),由迪克·凡戴克(Dirk van Dyck) ‘所向无敌Kannibaal’的一羽直子和一羽直女作出,所以是 ‘所向无敌Kannibaal’的纯正回血。雌鸽是奇迹鸽 ‘灰魔力号’ 与‘娜塔莎Natascha’ (中距离鸽王全国1位, 乔·范杜尔森使翔) 的一羽全姐妹配对作出的直女。

超级 015: 这是一羽超级幼鸽,在势均力敌的联盟赛中获得2次1名,赛季之后马上放到了种鸽舍。他的子孙代荣获:大联盟赛中超过80次1名 (俱乐部的冠军没算在内) 。

近几年的4羽最佳赛将 :

魔力所向无敌: 著名的“电视育种配对”的直子,荣获:

NPO 蒙特吕松 572 公里  5,185羽         1名
NPO 查特鲁 556 公里       6,261羽        8名
NPO 皮赛佛 432 公里     11,852羽      26名

他的子代 ‘魔力瓦伦斯’ 荣获:NPO 瓦伦斯 8名以及2016年林堡鸽王省2位。 ‘魔力所向无敌’ 是奇迹赛将 ‘魔力惊喜号’ (他一岁鸽时荣获3次电视鸽入赏)的祖父。

 

魔力克拉托斯(Magic Kratos): 著名的“电视育种配对”的的另一羽直子,荣获:

NPO罗礼斯             423 公里                  12,917羽      1名
04年沙勒维尔        162 公里                    1,087羽      1名 
沙勒维尔半省赛   162 公里                    7,054羽      2名 
04年雷瑟                 200 公里                    1,006羽      1名 
雷瑟半省赛            200 公里                    8,358羽      5名 
04年塞尚                 298 公里                    2,332羽      1名 
塞尚省赛                 298 公里                  16,216羽      6名

 

魔力惊喜号: 由 ‘魔力所向无敌直子’ 和 ‘灰魔力号直女’配对作出,荣获: 

18年NPO 森斯                   365 公里      15,978羽         1名
18年NPO 吉恩                    436 公里       5,044羽         7名 
18年NPO 拉苏特年          620 公里        1,240羽         9名
18年雷瑟                            197 公里      12,884羽        17名
18年NPO 吉恩                    436 公里       2,940羽        31名
18年塞尚                            298 公里      19,008羽      115名

 

魔力贝吉拉克小姐: 由‘灰魔力号直子’ 和 ‘魔力所向无敌同窝姐妹’ 配对作出,荣获:

20年NPO 贝吉拉克          793 公里        2,055羽         1名 (6分钟领先) 
18年NPO 蒙特吕松          572 公里        1,884羽         7名
19年查隆 SPC 西塔德      254 公里           979羽           1名
19年查隆                            254 公里      11,886羽         7名
19年NPO 亚精顿              586 公里        2,211羽        19名
18年NPO 伊苏丹              532 公里        4,360羽        25名
19年NPO 吉恩                   436 公里        3,632羽        35名
18年NPO 拉苏特年          621 公里        1,240羽        55名
19年NPO 莫伦                   344 公里      15,246羽        74名
19年NPO 威尔森              504 公里        1,977羽        82名
19年NPO 查特鲁              556 公里        1,239羽      110名
18年NPO 吉恩                   436 公里        5,044羽      140名

 

如您所见,好鸽出手,至高品质鸽诞生并汇集于此。

胡普(Huub ),贺伯特(Herbots)团队再次祝贺您所获得的所有荣誉!祝贺您所拥有如此多的顶级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