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帕彭斯(JAN PAPPENS,HUNDELGEM)在4个赛季中荣获102 次1名!

  • 新闻
公布于: 08/11/2019 12:03

杨·帕彭斯(JAN PAPPENS,HUNDELGEM)在4个赛季中荣获102 次1名!

亨德尔海姆(Hundelgem),位于美好的Zwalm地区,几乎完全地隐藏在漂亮的Zwalm自治市镇里。就在教堂旁边,隐于村中心的单行道旁,是杨和马琳的家。拜访他们总是让人心情愉悦:他们极善社交,总是愿意和别人交谈。杨的爱好,或者说他的激情所在,即赛鸽运动,与自然密切相关。他们尽可能地让鸽子与自然密切接触。他的信条是不幼稚。杨是看护者、观察员和激励者,但是如果没有马琳(Marleen)的支撑他一个人处理不了所有事务,马琳主要负责管理和训练工作并不时地给予必要的巡查。

扬·帕彭斯(Jan Pappens)的职业是佛兰芒(Flemish)政府的护林员。他在大自然中度过每一天。他的日常工作是自然和森林机构领域的每日管理, 其中包括森林和渔业水域。因此, 杨·帕彭斯的生活区域主要是在我们这个小国森林里的美丽的动植物之间。在他管理的自然栖息地, 杨很快就对一切有两条腿和两翼的东西产生了热情。因此, 这很容易地激发了他的第二大激情, 赛鸽运动...... 一项他已擅长多年的运动。你可以说, 他有一定的天赋: 能够从与普通鸽友不同的角度看待鸽子。

杨从15岁起就开始独立地和鸽子一起玩耍。是他叔叔把他引入赛鸽运动的。一开始, 杨还没有自己参赛, 他有点像鸽友们的邮递员。那时还没有手机、平板电脑或互联网, 一回家, 杨开车从一个鸽友到另一个鸽友处去交流经验。杨的前几次成功来自于韦尔登的米歇尔·克莱斯(Michel Claes)的一羽小鸽子, 这只鸽子的后代立刻飞出了国家赛17 和33名的好成绩。1974年, 杨搬到他目前在亨德尔海姆的地方。新的开始, 有许多新的鸽子, 但成绩不大。杨决定改变方向, 用他的表弟让·霍斯特 (Jean Hoste) 的鸽子建立自己的鸽舍, 让·霍斯特是当地的速度专家。带着干劲和雄心, 杨从速度比赛转到了中距离比赛。他再次寻求增援, 而且完全来自意想不到的渠道。

Total view of all race lofts

所有赛鸽舍概览

感谢“威力”

杨继续说:“当我的知己和鸽友威力·萨切姆(Willy Sachem,Zottegem)去世的时候,我的世界一度停滞不前了。威力家族决定卖掉整个鸽舍。我了解威力的鸽子,它们任何人的鸽子都好,于是我决定买下那羽“克拉克(好手)”。它是整场拍卖会中最贵的鸽子,但我投标成功。这羽“克拉克(好手)”被改名为“威力”以作为对威力的纪念。这羽雄鸽, 100%的卢西恩·佛梅伦(Lucien Vermeiren,Zottegem)血系,立刻发展成为我的鸽舍的奠基鸽。我由这羽鸽作出的前两羽幼鸽获得了5次头奖,可谓马上展示了他们的至高品质。而这种赢家本性一代一代的传递了下来。以前,我会时不时地获得第一名,但现在,事情进行得越来越顺利。对于喜欢看数字的人,我很愿意与你们分享我的喜悦,在过去的4个赛季中,我共计获得102次冠军。

过去几年,威力血系因为周边其它卓越鸽舍王牌鸽的加入所以实力得到了加强。知道哪些鸽子与我鸽子的血系杂交后效果会比较完美,这一直需要探索。

杨,谈论一下鸽子的作育情况,你知道,现在是十二月中旬,鸽子们都在作育吗?


不是的,这是第一次尝试,我将等到一月初让我的25对种鸽配对。我做这个决定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我自己方便。我想安静地过几个星期,不想一直忙于那些鸽子。第二,我有印象,知道最早的幼鸽在开始它们的赛季之前,已经有一半会精疲力尽,而我觉得稍微晚一点出生的幼鸽在国家赛或者中距离比赛中也经常英勇善战,无与伦比。第三,我希望幼鸽的数量跟去年相比能够稍微少一点。“


您是否将最佳鸽的鸽蛋移送给护理配对?

杨说:“我不会说这从未发生,但我得说我有同样数量的护理配对,但是,把所有种鸽的蛋移过去吗?不会的。“

The breeding loft

种鸽舍

种鸽们经常再配对吗?
杨说: “一个种鸽舍的实力是是成功的关键因素,所以种鸽舍的记住非常重要。 我深信‘出类拔萃’和‘名列前茅’是鸽子的基因使然,而这种基因会传好几代的。所以我经常将实力种鸽一起配对。我也许会偶尔换一下雌鸽,但只是给另一羽雌鸽一点呼吸空间,即一点休息时间。偶尔休息一下有时候可能使一羽雌鸽发生奇迹。 我有大约10个固定的育种配对。其他鸽将再配对或与引进的鸽子杂交。种鸽们在手中应该是‘秀丽’的吗?嗯,每个人都喜欢美丽的鸽子,但我有几羽储值鸽并不是‘漂亮无比",但是我不会让她们离开我的种鸽舍。她们所需要的是一具强健的体魄,一身完美的羽毛,我经常说。因为我偏爱漂亮的额嘴裂缝,他们都叫我‘喉咙法官’。我非常喜欢用飞行高手作育。首先他们必须证明他们掌握骄人的飞行技艺。“

完全鳏夫制

几年月,杨一直遵循完全鳏夫制体系。2018年赛季开始的时候,32羽雌鸽和32羽雄鸽已经准备号。在这个队伍当中有6羽老雄鸽和9羽老雌鸽。2月20日他们被排队。杨允许它们自由地选择雌鸽和容器。一些鸽顺利地完成了,还有一些有少许的‘怀疑’。尽管有点混乱,但一切都不是强制的,一旦“配对”夫妇养育1到4天,所有雄鸽和雌鸽将再次分离。一些已经作育,但是也有一些配对很困难。

一旦飞行团队开始鳏夫制,雄鸽以及雌鸽们一天训练一次。雌鸽们在中午训飞,雄鸽们在下午6点左右训飞。它们也每天喂食一次。
很难描述杨喂食的成份和数量。杨的喂食单纯地靠直觉,如天气,上次飞行的天气状况,还有下次飞行的天气预报等因素,都是起作用的因素。饮食基础是不同的蛋白质混合物,在上笼日,除了蛋白质混合物,还会加上运动和能量混合物,来自不同的品牌。杨喜欢喂食包含一定比例大麦的混合饲料。如果在喂食期间,他们碰这些饲料,一位鸽友知道什么是他需要的。

Small boxes for the hens an widowhood

Inside the widowers loft

为雌鸽们(鳏夫制)准备的小鸽笼

鳏夫鸽舍内部

除一小组之外,雄鸽通常参赛中小距离比赛。雌鸽每周参赛中距离赛事。赛雌在鸽舍中散养。鸽舍修建的风格是,鸽子们几乎没有空间呆在一起或配对。雌鸽必须每周参赛一次以便她们能发挥它们的过剩能量,并磨炼她们的意志。让雌鸽们在家中呆一个星期是自讨苦吃。
至于副食,每周加上鲜茶、牛至油和营养粉。在冬天期间,加入很多商业茶。

医疗上,穿白色工作服的人在赛季开始之前来鸽舍观察,如果需要马上进行治疗。 这种来访一般发生在赛季开始前2个月,所以如果真的有必要进行治疗,将会有足够的时间。在赛季期间,只要表现良好,一般不进行治疗。但如果几周来表现不佳,杨会拜访兽医,并遵循他的专业建议。杨使用知名的‘黄色滴液’来对抗毛滴虫。

状况良好的鸽子进行训飞, 杨喜欢在日常训飞期间观察他的赛鸽团队。此外,杨说,"状态好的鸽子也知道如何来激励自己。在某种方式上讲,它们通过试图拓展领土或者做一件'疯狂'的事情来激励自己"。

在赛季结束的时候,抉择开始,既指老鸽也指幼鸽,纯粹根据翔绩。"我会保留一羽已经参赛而没有活的任何奖品的幼鸽到第二年,以便继续作为一岁鸽参赛吗?坦率地说不会……一羽幼鸽不需要100%获奖,但至少一次需要了不起的成就。一种能让鸽主难以忘怀的'砰'(怦然一击)。

有实力的鸽舍,从来不容小觑

杨说:"在我看来,一个好的鸽舍是极为重要的。一个好鸽舍会优化鸽子的基本身体状况,如果鸽舍是好的,将会更加方便跟进鸽子的健康状况。一个好鸽舍是无尘的,即当鸽子们来回飞行的时候,您不应该让它们生活在尘土下。事实是,一个好鸽舍应该通风,将灰尘限制在最低程度。一个好鸽舍也会让人感觉很好...处于鸽舍中不会给你一个令人不愉快的感觉。"

杨……鸽子们不可能每周都载誉而归,如果取得的成绩不多,您会做什么?
"的确.,我有时会受到'打击',我是不耻于承认这点的。一位鸽友不应害怕出现不好的成绩。尽量坐下来,好好找找失败的原因。今年在一次重要的中距离赛事上我也成绩不佳,但同鸽舍的其它鸽子,激励相同,却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我使用的体系,我不想改变任何事情。偶尔的糟糕状况是赛鸽运动的一部分, 也是鸽友必须学会接受的一部分。当然, 这个糟糕状况绝对不可以在一周或几周后重演, 因为这就意味着出了问题, 这种情况我会咨询兽医。"

点击此处获取2018年赛绩概览

杨-马琳,感谢你们的热情好客,祝你们取得更多的成功!

Stefan Mertens